[潮州律师赵子涌:最大限度维护您的利益是我们的宗旨!]
            金融保险       知识产权       其他法务       法律软件下载       法律咨询汇总    

业务范围
债权债务 借款纠纷
婚姻家庭 离婚诉讼
经济合同 货款纠纷
公司法务 法律顾问
刑事辩护 减刑假释
劳动争议 工伤纠纷
金融保险 知识产权
房地产法务 交通事故
其他
收费标准
广东省律师收费标准
法院诉讼费计算
其他
常用法律法规
实用查询
在线咨询
法律论坛
律师资料
 

    首页→ 案例选摘 →正文
  

位于寮步镇西溪村的这个院落,曾是38岁的母亲韩群凤和她两名13岁的脑瘫儿子的家。

如今,两个孩子再也不用被母亲抱着走到小院外,扶着墙壁,艰难地学习走路了;再也不会咿咿呀呀地,想要学会喊一声“妈妈”了——去年11月20日的深夜,韩群凤给两个孩子吃下安眠药,然后一个接一个地把他们放入浴缸……孩子死后,她给他们换上新衣服,自己服下农药自杀。

对韩群凤而言,人世间最残忍的事是:两个儿子死了,她却被救活了。如今等待着她的是法律的制裁,还有那无止境的痛悔。

韩群凤的丈夫、姐妹都曾劝她再要一个孩子,但她坚决不肯,她怕自己会因再生一个孩子而对这两个残疾的孩子不好;她也一直没给两个儿子办理残疾证申请补贴,她说“自己能负担,就不麻烦政府”。

韩群凤的丈夫黄先生是当地广电站的一名记者,他选择了原谅妻子,上千村民、同事、朋友也都选择了原谅韩群凤,他们签下10页纸的名字,请求法官轻判这个母亲。

镜头一(远景):

母亲曾吃力地扶着儿子学走路

昨天中午,暴雨如注,寮步西溪古村在雨中变得模糊不清。韩群凤的家就在古村附近的一栋两层小楼里。

院门紧锁,院内停着一辆紫色的奥拓。院墙上落满了枯叶。房门处贴着的红色春联,“平安二字值千金,和顺满门添百福”,无声地诉说着这个家庭曾经拥有的渴望。

看到记者,村民们围了过来。说起韩群凤,无不感慨叹息。从他们口里记者得知,惨剧发生前半个月,两个孩子才被接回家,此前的七八年间,孩子一直住在石碣镇的一个出租屋,因为出租屋旁就是一个按摩师的家,两个孩子日复一日地在那里接受治疗。

“天气好的时候,韩群凤就把孩子一个个地抱出来,抱到院子外的巷子,两个13岁的儿子都1米5多高,都很胖,她抱着孩子很吃力。”邻居说,“两个儿子就扶着墙壁,由母亲搀着,艰难地学走路。好累,好累。”

韩群凤这样照顾孩子的场景,曾经是小村里的最感人的“风景”。

在石碣租房给儿子治疗

下班就去看他们

石婆婆的家和韩群凤的家紧挨着,两家人的关系非常好。在石婆婆的记忆里,韩群凤和丈夫黄先生是1996年结的婚,1998年6月,韩群凤生下一对双胞胎儿子。因为早产,两个孩子脑部缺氧成了脑瘫。

“那时候,他们夫妻两个真是忙死了,经常去东莞、广州的大医院治疗,他们都想把孩子治好,韩群凤经常流泪。”

两个孩子三四岁的时候,夫妻俩听说石碣有个按摩师技艺很好,韩群凤就去石碣租了一个房子,孩子就住在那里。夫妻俩请了保姆,专门照看两个孩子。

“她自己是银行的大堂经理,每天要上班。她一下班就买水果、吃的去看孩子,常常很晚才回到家。”

镜头二(中景):

保姆老了辞工而去 母亲无奈辞职做保姆

两个儿子尽管不会说话、不会走路,但也在一天天长大。两年前,孩子11岁,已经长到1米5高,也很胖。“以前照顾他们的保姆年纪大了,要回家。后来她又请保姆,可保姆来了一个又一个,但看到要照顾的是两个生活根本无法自理的脑瘫孩子,又都走了。”石婆婆说。

昨天,韩群凤曾经工作过的银行的同事告诉记者,两年前韩群凤提出辞职,说找不到保姆,要回家照顾孩子。“她在银行干了10多年,她的事情我们都清楚,大家对她也非常同情,银行最终同意了。”

韩群凤辞职后便在石碣出租屋里照顾两个孩子,她一心希望两个孩子能有所好转,但多年的治疗一直没让她看到希望。

“七八年前,按摩一个月的费用就要5000多元,这两年就更贵了,这还不包括其他的治疗费和生活费。”石婆婆估算,“为这两个孩子,他们至少花了有100万元。”

怕对两个儿子不好 她拒绝再生育

去年11月初,韩群凤带着两个儿子回到了西溪村的家。“她老公做记者,工作很忙。”石婆婆说,“两个孩子主要就靠她在家照顾。”

半个月后的11月20日晚,惨剧发生时,石婆婆并不知道。警察赶来,悲伤的故事传出后,石婆婆不禁潸然泪下:“这几年,他们家、她太苦了!”

以前,亲戚、同事、朋友和丈夫都曾再三劝她再要一个孩子。“她坚决不肯,说如果生了,怕对这两个不好,负担也重了。”

两个孩子是脑瘫,可以去办残疾人证,镇里、村里每年多少会发点钱。去年三、四月,韩群凤拿了相关资料去申请过,“那是她实在没办法了,早几年我们叫她去申请,她不肯,说自己能负担,就不去麻烦政府。”

镜头三(近景):

想给儿子一个“解脱” 待他们睡着后将其溺亡

据法院工作人员透露,案发前两天,韩群凤谎称自己失眠,从邻居处要了安眠药,又准备了老鼠药、农药。当晚,为了避免丈夫回家后发现不妥,她把毒药倒进杯子里、扔掉了原先的瓶子和包装,还刻意给丈夫发短信说“不要打扰睡觉”。

直到第二天,丈夫起床,发现老婆和两个儿子还没有起床,推开门去看,才发觉惨剧。

韩群凤在审讯中说,她不想两个孩子走得痛苦,因此才想用孩子睡着后溺亡的办法。毒药是她留给自己的,她吞下了所有的毒药,恍惚间呕吐过一次。

“真的不想杀他们,13年来一直都没有放弃过治疗,这次只是想给两个儿子及家人一个解脱。我现在生不如死。”在韩群凤的审讯笔录里,有这样一段话。

法官:也希望在法与情间找到平衡点

韩群凤一案近日由检察院提起公诉,并将于近期在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法院有关负责人表示,会对此案予以重视,审慎对待。

实际上,一个月前,法院方面就已经得知有逾千人签名为韩群凤“求情”。“我们对韩群凤以及她的家庭也很同情。”一名法院工作人员说。

这名工作人员曾告诉记者,法院“也希望在法与情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

“求情书”上逾千人签名:“真希望法官能知道她有多痛苦”

韩群凤的丈夫黄先生回忆,妻子在出事前几天情绪就有点反常,然而他不愿再提起那些往事:“我好烦,真的好烦。”

在村民的眼里,韩群凤跟丈夫、婆婆的关系都很好。“孩子的奶奶也经常过来照看两个孙子,韩群凤也经常带着婆婆去喝茶。”

黄先生最终选择原谅了妻子。4月初的时候,他写了一封给法院的“求情书”,并找到朋友、村民,请他们签名支持。“最终,签名有10张纸,超过1000个人。”黄先生说。

当时,西溪村村民们的签名行动就安排在石婆婆家。石婆婆说,那天得知要送“求情书”给法官,前前后后的村民都来签名,还有一些其他村的村民赶来,也要签名。

韩群凤所在银行的同事也签名了。同事还去看守所探望过韩群凤,“她老了好多,看见她,我们都难过地哭了,她也一直哭,一直哭。”同事说,“我想她肯定很后悔。”

黄先生的同事也都签了名:“真希望法官能知道他们家有多艰难,她有多痛苦,不要判得那么重。”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本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后台管理 | 给我留言

Copyright 2009 潮州律师 Email: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苏ICP备09002534号 网站设计:潮州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