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律师赵子涌:最大限度维护您的利益是我们的宗旨!]
            金融保险       知识产权       其他法务       法律软件下载       法律咨询汇总    

业务范围
债权债务 借款纠纷
婚姻家庭 离婚诉讼
经济合同 货款纠纷
公司法务 法律顾问
刑事辩护 减刑假释
劳动争议 工伤纠纷
金融保险 知识产权
房地产法务 交通事故
其他
收费标准
广东省律师收费标准
法院诉讼费计算
其他
常用法律法规
实用查询
在线咨询
法律论坛
律师资料
 

    首页→ 律师心得 →正文
  

  赵艳锦于2001年因牵涉到一起杀人案,被确定为嫌疑人,但因证据不足,2004年河北保定中院一审宣判赵无罪释放。而后因受害者家属“闹事”,2010810日赵又被保定中院判处无期徒刑。直到2011523日河北省高院再次作出无罪判决,并要求保定中院无罪释放。然而,保定中院在无罪判决的20个月后才向她宣布,理由竟是为了“维稳”。

  案件耗时十多年,线索也纷乱如麻,其实,法院判决唯一应该遵守的标准就是法律。依照刑事诉讼法确定的“无罪推定”原则,如果司法机关没能提出充分的有罪证据,法院必须判决无罪,是谓“罪疑从无”。而本案只有两个“死无对证”的间接证据,连证据链都无法形成,赵艳锦理应早就无罪释放。

  法院追求“维稳”有其自身考虑,但绝不能以违法为代价。凡是以牺牲法律公正为代价而换来的“维稳”,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维稳”。当地为“维稳”,不惜枉法再次起诉赵艳锦,做出有罪判决,就是典型的以牺牲法律而追求“维稳”。而枉法拖延宣判,导致赵艳锦被终审宣判无罪之后,还被非法关押了20个月,结果“按下葫芦浮起瓢”,导致赵艳锦的家属又去上访,被劳教处罚。这种“维稳式判决”是“抱薪救火”,最终法官既没能忠诚于法律,也没能实现“维稳”。

  司法公信只可能来自于法院的公正判决。树立了司法公信,公民自然敬畏判决的权威,不会偏执地认定判决(哪怕不合自己心意的判决)存在“猫腻”,也就不会使用极端手段申诉维权。如此就能形成公民诉求与司法权威的良性互动。如果一味迁就于“维稳”,将神圣的法律原则与当地人讨价回价,那是自贬司法权威,只会让公民觉得法律有“弹性空间”,增加对司法的不信任感,导致更多的“信访不信法”,让案件各方疲于上访,让司法机关疲于息访。

  如果法律不再是案件审判唯一的准绳,判决还有“息访”“稳控”的考量,就会人为将案件复杂化。唯有法官有所担当,敢于拿起法律的武器,坚持“一断于法”,才能真正杜绝冤案。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本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后台管理 | 给我留言

Copyright 2009 潮州律师 Email: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苏ICP备09002534号 网站设计:潮州律师